【机械师】《Road For The Mechanic》

☆去年写的

☆机械师真的很基械师,为什么没人萌。


  他路过一排寂寥的墓碑,最后停在了那块替上了新名字的碑石前。Steve McKenna。Arthur不出声地念。崭新的镌刻跟在他父亲后面,还没有经过风雨的洗礼,锋利的像瓶刚开的伏特加。他站着,仿佛真的喝了一大口酒,从食管到胃都生生作疼。

  最后ArthurBishop选择了把墨镜推回鼻梁上,转过身去找他的车。下午的阳光明亮而干燥。这时他想起Harry,想起他曾经说过的话。他说你更像机器,而不是一个活人。

  他一点都没错。Bishop踩下了油门。

 

  情感没法帮你成为机械师。

 

  “那么之后我们怎么过?”Steve转头朝他笑,“钻木取火?”

  他朝前方眯眯眼睛。“换个行当就好。要你不像在保安公司那会时捣蛋,什么都好。”

  Steve只是笑,他笑起来的时候嘴角勾起来,和任何一个同龄的,莽撞的,容易脑子发热的年轻人一样。“嘿,你还真是什么都知道。你还清楚什么?一块招了吧。我前女友们的胸围?臀围?她们高潮时会怎么叫?”

  Arthur没回答他。我还知道你想杀我,他这么想着却没有说,只是继续默不作声地看着前方。

  枪在年轻的McKenna衣袋里闪闪发亮。

 

  “和解?”

  “不。”他说,“不能和解。”

  “……那你去的时候可要小心点。”Steve噙着泪笑。“可别让他们发现。”

  Arthur弄不明白他为什么哭,但这就是Steve McKenna讨人喜欢的地方。虽然他冲动鲁莽,满身恶习……至少他比自己更像在活着。这个念头让Arthur觉得喉咙里像噎了什么。

  “不会的。”他在方向盘上打了个左转弯,“我要去的地方和他们不在一块。”

 

  “你在哪?”他在码头前接了电话,那头劈头盖脸就来了这么一句。“我饿了。”

  “我马上回家。”Arthur抬起手腕看看表。“四点半。”

  “快点。”Steve懒洋洋地催促道,迅速地切断了电话。Arthur盯着显示了断线的屏幕看了一会,最后还是不动声色地把手机放了回去。

  多么滑稽。他在小艇上感受着迎面而来的风。烟瘾并酗酒,情绪化的年轻混账——本来永远都不应该见第二次面的McKenna。现在他们却是同居的搭档。把Harry的儿子放在身边不会是个明智的选择,无论从哪一角度出发。他的挚友,死在他枪底的挚友。

  然而Arthur放弃了把这个问题继续思考下去。今晚的菜单似乎是个更加容易的议题。

 

  Arthur进门的时候已经是午夜了,而Steve则横在沙发里看他。“又去那个女人那了?我听她叫你Bred。原来Arthur是个假名字?”

  “机械师的名字不需要是真的。”他把外套扔下来。“但那个是她自己给我起的。”

  “哇哦。”判断为一个爱称,Steve吹吹口哨。“原来机器也会有性欲。”

  “我有性欲就和你有性欲是一样的。”Arthur疲惫地从沙发背后低头看他,“……只是你的比常人似乎还多一倍。”

  荷尔蒙旺盛的年轻人笑着撅起了胡子,把他的脊背生生的压下来只为索取一个吻。“你说对了。”他仿佛挺开心的,“我确实是,Bred。”

 

  他伸手把那几个还没被撬开的酒瓶拿走了。在沙发上舒适地翘着二郎腿的Steve如同被电了一样跳起来,扯下了满是嘈杂的耳机。“嘿!你干什么!那可是我的干粮。”

  “比起酒,三明治更合适。”不顾对方的反驳,他关上了冰箱门。“我们现在在任务中。你不能喝太多。”

  “Bishop,你管的比我爸还多。”年轻搭档难以置信地皱起眉头。Arthur禁不住觉得他这样的表情也格外有生气——他活着,愤怒,并时刻需要点什么去发泄他的怒火。“你需要克制。”他面无表情地重复着。“干这一行最需要的是心态。你这样注定搞得一团乱。”

  “心态他娘的跟我的酒有什么关系?”Steve嘟哝着点起了烟。“你简直像个该死的老头子。”

  Arthur冷冷地把烟从他嘴里抽出来,丝毫不理会他混杂着惊愕和激动,如同生吞了一条鳟鱼的表情。“就算不提心态,你也会把自己的身体搞坏。那样的话干哪一行都别想。”

  Steve在他背后响亮地骂了句脏话,而他只当什么都没听到。酒精和尼古丁的味道环绕在为任务而定下的旅馆房间里,恍惚地刺激着他的感官,连他自己也跟着有些暴躁。

 

  “有兴趣?”Arthur觉得简直是明知故问。对方则如预想中的摇摇头,“不——你居然只有该死的古典乐?”

  “能培养好心态的只有古典。”他斜眼看看Steve,“绝不是后摇。”

  Steve笑着骂出了声,“你没劲透了。我对你这些没劲的收藏可一点兴趣也没有,放心的守着他吧,Bishop祖父。”

  “那是最好。”Arthur并不生气,把黑胶碟抽出来仔细地擦上两圈,连家族勋章都不会让Steve这么细心。“最好永远不要有你动它的这一天。”

 

  “你要我勾引那头猪?”Steve McKenna低声地咆哮,“哦他妈的Bishop,你突然改变主意来教我就是为了这个?”

  “这个地步你都做不好的话,我也没有继续教你的价值。”Arthur眯眯眼,“如果你想成为一个合格的机械师——”

  “见鬼!”Steve气急败坏的咒骂着。“好吧,可别告诉我是因为你不愿意干所以才他妈推给我的。”

  他眼睛也不带眨的给枪上好了膛,精准地连发中了远处的靶子。“任务不分愿不愿意。他喜欢的是吉娃娃和小男生。……小男生。”他故意重复了一遍。

  “哦耶稣……”符合着这个条件的年轻人从喉咙里呻吟了一声。“别开玩笑了,他起码有三百磅……”

  “又不是让你做到那个程度。”Arthur挑挑眉毛,“到哪一步你自己看着办。”

  “哪一步?”Steve看着逼近过来的Arthur,“……这一步?”

  带着酒精气息的舌头扫过他干燥的嘴唇。“一切看你,Steve。”他低沉着嗓音说。

 

  他把仍旧沉浸在愤怒里的人搡进车,“快走……快离开这里。”

  “为什么——”

  “不能带着情绪杀人。”他对着车窗低下头。“你还年轻。你父亲不会期望你现在就吃牢饭,或者挨上两个枪子。”

  夜里昏黄的灯光下他看不很清楚对方的神色,但他很确定Steve是在颤抖的。“那我要怎么……怎么?”

  “走吧。”Arthur只是再次地催促他。“离开这。”

 

  “你说什么人才会对他下手……一个坐着轮椅的老人?”Steve表情平静但眼睛通红。即使再与父亲不和他也依旧爱着Harry McKenna。Arthur看着被他扣到反面的相框们没有出声。

  “算了,Steve。”

  他拍拍他肩膀,然后走出了门。

 

“你就是Arthur?”年轻的McKenna走过去握住他的手。他和Harry那些照片里长的一模一样。

 

“这是我儿子Steve。”Harry把一张照片递过去。“净知道闯祸的混账小子。”

  Arthur Bishop接过来看。照片里是拿着学位证书对镜头比中指的年轻孩子。他笑的没心又没肝,背后是夏天被拉的又长又炫目的太阳,从静止的照片里生生不息地跳动着它的脉搏。

  他是个人。Arthur想,活着的人。

 

Fin.


21 Aug 2013
 
评论(1)
 
热度(25)
  1. LEON环状66号线 转载了此文字
© 环状66号线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