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青黑】《夜明灯》

☆也是去年的

☆我觉得我萌小篮球的时候一定把良心扔了。TRAP我都不敢放,太雷


  青峰把灯笼在水里停稳,随之直起了身。白纸糊的灯笼里浸出暖黄色的光,顺着水流磕磕绊绊,最终汇入了闪烁着荧光的大流。身边的中年人一眼望去,忍不住发出了拖长的赞叹。

 

  “真漂亮啊……虽然不是第一回看了,但还是会觉得震撼啊。”

 

  “啊啊。”他心不在焉地搭过腔,低头去拍手上的灰。

 

  “青峰君是第一次参加这里的祭典吧?”

 

  “啊?是……以前也有放河灯的经验。但这边的祭典是第一次。”青峰想这不是废话吗,不过还是顺着中年人的话接了下去。“因为是第一次来啊。”

 

  “也是呢。”村长咂咂嘴。“我们这种小地方没什么好,不过祭典这方面可有不输给大城市的自信哟。”

 

  “哈哈。”不太适应这种对话的青峰挠挠头,干笑了几声。

 

  “话说回来,青峰君知道吗?”中年人变过话头,指指水上的银河。“我们这里是海边,所以多少有些独特的习俗呀。也就是说——特色?在我们这里放流河灯,可是有独特意味的哦。”

 

  青峰抬起头瞧着沿溪的人群,模糊地哼了哼。“诶——”

 

  “过去为了超渡死于海难的亡灵,会在中元节往大海里放灯。这样一来,那些游荡在海上的灵魂就能借助灯笼的导向,找到去往冥界的路。”像是没听出青峰的敷衍一般,村长耐心的解释着。“久而久之,这里的河灯就变成一种近于超渡的仪式了。哪,这条河从山上流下去的话,不远就会注入海洋。”

 

  “这样啊……”青峰还是兴趣缺缺地应着,目光却不自觉地投向了河流的远方。“超渡么。”

 

  “是啊。”村长跟着眺望起来,“送往另一世哪。”

 

  青峰从眼角里瞥了瞥他,随即抬起头。山里空气清净,天空也跟着确切了起来,闪烁着遥远而繁集的明星。更迭的蝉鸣突兀地响起,在嘈杂的夜空里撕出长长的沉默。

 

 

 

  青峰是在上周来到这个村子的。对于一个已经小有名气的国队选手来说,这个偏僻的临海山村似乎不是什么合适的度假选择。他似乎应该去一些更好的地方——一些和他得分王的身份更合衬的地方,比方说欧洲,比方说美国。但最后的最后,青峰却把这个难得的假期耗在了这个小村庄。对此他的解释是,因为决定不了是去山里还是去海边,所以不如就选在海边的山上。

 

  “又不是哪里的合宿——”桃井帮他把衣服塞进行李箱。“真不明白你在想什么诶。”

 

  “没有让你明白的必要吧。”青峰懒洋洋地把杂志翻到了下一页,“再说这种夏天,不是去山上就得去海边啊。这都不明白吗,你还真是有够笨——啊疼!”

 

  桃井把扣在他头上的衣架挪开,面不改色地忽视了他的抗议。“但是也没有必要去那么偏僻的地方吧?那地方说不定连篮球场都没有诶,篮球笨蛋会死的。”

 

  “哪有你说的那么夸张啊。”青峰不满地翻了个身,“不是很有人气的旅游景点吗,偏一点就偏一点啦,篮球有个框就可以打了。”

 

  “但是也不用特意去那种地方吧……”好像还是有哪里忿忿不平,青梅竹马嘟起了嘴。“真是不明白。好的旅游景点多的是嘛。”

 

  “也没有人要你明白啊!一句跟一句的吵死了……”

 

  “但是,那里,哲君说过想去的。”桃井重新开始了收拾衣物的动作,“所以我想,阿大会不会是因为这个……”

 

  青峰用了好一会才回过神来。意识到自己看了半天的通贩广告,满心烦躁地合上了杂志。“……啰嗦。是我自己想去的。”

 

  “……是吗。”桃井慢腾腾地把箱子扣好,转而把脸朝向了侧卧着的青峰。“哪,阿大……”

 

  “什么啊。”

 

  “已经过了很久了哦。两年?还是快三年?再怎么说也不短了吧……”她一字一句的斟酌着,“你很难过我们也都明白,不过我们也都恢复过来了……所以,我是说……”

 

 

 

  “不过真没想到啊——”村长感慨似的拖长了尾音,“没想到鼎鼎大名的篮球明星会来我们这个村呢。虽然发展旅游业以来来过不少名人,可像青峰君这样的体育界明星倒是头一回。青峰君喜欢这里的景色吗?”

 

  “诶?啊……差不多。”他把手插到裤子口袋里,有一搭没一搭地踢起脚下的石块来。“……我有个朋友一直很想来这里。所以我就有点好奇,啊这里到底会是什么地方呢——之类的。”

 

  “哦,原来是这样。”男子颔首。“那么,实际来的感受呢?”

 

  一时找不到很好的词汇来形容,青峰只好圆场似的挠了挠头,把眼神投向河边嬉戏的孩童。山夜的空气即使是炎夏之中也依旧沁凉。他们脚傍的水流静谧的流淌着,将河面上的灯火推送向了看不见的远方。好像终于找到了答案,青峰把眼神凝在了夜空下沉黯的林木上,有些犹豫地陈述起来。

 

  “……嗯……跟那家伙的感觉很像。”他眯眯眼睛,“……很安静,淡淡的,存在感不怎么强烈……不过很漂亮。”

 

  “是吗——”村长喜笑颜开,“真想知道你朋友是怎样的人呀。怎么,他没有跟你一起来吗?”

 

  “没有。”他平静地接过话头。“他去世了,两年多前。”

 

  “诶?啊这个……抱歉……”

 

  “不,没关系。”不习惯突然凝重下来的氛围,青峰随口应道。“都过这么久了。”

 

  那么到底是什么有关系呢。

 

是什么。

 

 

 

  “怎么了啊。”发现身旁的人落后了许多,青峰只好叼着冰棍往回走。“看到什么了?E杯的大姐姐?”

 

  “请不要把别人的脑子说得像是长在下体一样。”黑子哲也重新衔住香草奶昔的吸管。“很失礼。”

 

  “嘿诶——”他顺势搂过哲的肩膀。“我看看,哪个哪个?E杯的大姐姐……啊。”青峰眯眯眼睛,“呃……祭典?”

 

  黑子没有躲开,只是咕哝了一声好重。“是的。”

 

  “什么啊旅游广告吗……”有些失望的青峰一口咬下大半个棒冰,“哲你想出去玩?不过暑假有集训啊,再说全中大会快开始了,你要是去旅游的话谁陪我打球——”

 

  “又没人说要去。”两个人干脆在旅行社的广告橱窗前停了下来,打量着贴的不留空隙的海报。“只是觉得很漂亮而已。”

 

  青峰疑惑地端详着海报里的景色,夜中群山环绕着安然的河,水中的灯笼不定起伏。看起来确实是赏心悦目,不过感觉过于静谧,与四周的海报比起来并没有那么突出的魅力。“那不就是想去了吗。嘛这里漂亮是漂亮,可是总感觉……”

 

  “没什么存在感?”黑子淡淡地应过来。

 

  “啊对!对!跟哲一样啊,这个地方。”青峰用冰棒棍子戳了戳海报。“你看啊,比起这个,果然是旁边的这个和这个更吸引人吧?!”

 

  “……你的喜好我差不多明白了。”黑子瞥了瞥温泉海报里裹着一条毛巾的模特,“不过我还是喜欢这里。”

 

  青峰低下眼瞧瞧他,随之又抬起眼瞧着不那么显眼的海报。卖点是远离城市喧嚣的海边山村,以及充满夏日风味的祭典。哲静静地注视着海报中的夜景,眼神与海报中的溪流一般,令人读不出所以。

 

  “——那,什么时候一起去吧。”他对棍子来了个远距离长投,正中远处的垃圾桶。“既然你那么喜欢的话。”

 

  “诶?但是暑假……”黑子侧头来看他,“不联系的话全中大会怎么办?”

 

  “又没说现在去。”青峰大辉强行圈住他往前走,不顾对方的跌跌撞撞。“什么时候有机会就去嘛。比如三年全中大会都胜利的话……!”

 

  黑子在他臂弯下叹了一口气,“还真是壮大的目标啊……”

 

  “可以的啊!”他把哲勒的紧了些,把那头水蓝的短发揉的又乱了一些。“我们绝对可以!!”

 

  哲也看着他的笑脸怔了怔,随后也跟着平和地微笑取来,伸出拳头和青峰撞了撞。

 

  “啊,一起去吧。”

 

 

 

  “爸爸——!”穿着浴衣的小男孩噗地抱上来,“看,我抓了金鱼!”

 

  “哦!!”男人弯腰把孩子抱了起来。“也给青峰叔叔看看!……哦哟,怎么了,我家的克彦害羞了?”

 

  叫做克彦的男孩咧着缺了门牙的嘴笑着,往爸爸脖子后面躲。青峰不显著地勾了勾嘴角。

 

  “这孩子可是你的铁杆粉丝呀!听说青峰大辉要来我们这里,高兴的一宿都没睡着觉。”村长很高兴地继续着。“这里的男孩子都挺喜欢你的,你刚过来那几天他们都沸腾了呢。喏,克彦,别跟个女孩似的羞答答的。把金鱼给叔叔看看!”

 

  小男孩红着脸把装着金鱼的袋子递给了自己的偶像。青峰接过来端详一番,不自觉地露出了怀念的神色。

 

  “真厉害啊。”他伸手揉揉孩子的头。“将来打篮球的话防守一定很优秀。”

 

  被夸奖了的克彦又羞涩地想往村长背后藏,村长哈哈笑着调侃起了自己的儿子,青峰也忍不住地笑起来。明明是个没什么重大特色的地方——但不知怎么的,就能让人无端地平静下来。粼粼月光碎在河面,又投映在他的眼睑。

 

 

 

  “哲——”他焦躁地在拱动的人群里张望着。“哲——哲——啊,抱歉……”察觉到自己踩到了什么人,青峰低下头道歉。然而不满地盯着自己的不是别人,正是自己找了半天的黑子哲也。

 

  “什么啊,原来你在这里。到处都找不到你人,吓死我了。”他皱皱眉头,把黑子拉到一旁去。“我说你啊,知道自己不容易被发现的话就好好跟着我们走这里人这么多,很容易被冲散的。”

 

  “赤司君他们呢?”黑子淡淡的问,“我找了一圈都没有他们的人……”

 

  哲的个头不高,视线很容易被他人阻挡。青峰心想不妙,跟着四处环视了一圈,果真不见同来的他人。“啊糟了……看到你不见了我就擅自跑出去找了,也不知道他们到哪去了……”

 

  “……这不也是脱队了吗。”哲的语气平静的有些欠扁。“这样我们就是脱队同志了。”

 

  青峰心想这是谁害的啊,只得重重地叹了一口气。“……没办法了,就剩我们两个也去玩点什么吧,好端端的祭典不能全部用来找他们啊。说不定玩着玩着就碰着他们了。”

 

  “只是青峰君自己想玩而已吧。”

 

  “不然你想干什么啊!”

 

  原本只是随口的一句反驳,黑子却格外认真地思索起来。“嗯……我想捞金鱼。”

 

  “几岁啦你!”

 

  “论心理年龄的话比青峰君年长的多。”他一本正经地回答道。“……说来,还真亏得青峰君能找到我呢。”

 

  “啊?”两个人往捞金鱼的小摊走去,“啊那只是个巧合……”

 

  “……我也不是故意走散的。”哲在他身旁低声嘟嚷着,“只是你们每个人想去的摊位都不一样,很快就接连不见了,我也不知道跟住谁好。就连青峰君也……”

 

  “是是对不起啦。”刚才和黄濑比赛射击比到兴头的青峰尴尬地挠挠后脑,“我又不是故意的。”

 

  “不是想怪青峰君……只是,有点害怕。”黑子的脸上仍旧波澜不惊。“……你们每个人都从视野里消失,走远,感觉很可怕。”

 

  不太明白哲到底想说什么,他也不好接口。

 

  “确实,如青峰君所说。我没有什么存在感,甚至经常被人说像鬼魂一样……”哲略微垂下了脑袋,比他高上许多的青峰无法很好地看到他的脸。“这我也是明白的。但是感觉谁也看不到我,自己好像不存在一样……还是觉得很可怕。进入一队,和青峰君,和大家一起打篮球以后,很少有这种感觉了。大家一起的时候很开心,可是越开心,被抛下来的时候就越寂寞。”

 

  他的手攥紧了青峰的浴衣袖子。青峰瞥了一眼,带着他停在了金鱼摊前,向摊主招了招手。“大叔,两人——”

 

  “是!这边的小哥,两人份!”

 

  “……”黑子沉默着接过了滤网,似乎下定了什么决心。“……所以,我们来比赛吧。”

 

  “……啊?”

 

  “比赛吧,抓金鱼。”哲蹲下身,注视着池子里的游鱼。“如果我赢了的话,青峰君就答应我,不要从我的视野里消失。可以吗?”

 

  青峰跟着蹲下身,依旧没有说什么。黑子沉默地把网伸进了水里,而青峰却很快地往水池边沿刮拉了一下,原本就脆弱的鱼网很快破出了洞。

 

  “啊啊——我这边网破了啊,没办法,只好弃权了。”他懒洋洋地把网丢到一旁。“你赢了,哲。”

 

  “青峰君,你是故意的——”

 

  “当然了。”青峰没看他,而是看着前方拥攘的人群。不知何处飘来章鱼烧的香味,掺合着孩子们欢乐的歌。“不明白吗?这是对你的承诺。我不会从你视野里消失——绝对不会消失。”

 

  黑子的手停下了动作。

 

  “我是你的光啊。光不会丢下影子自己逃跑的,所以你只要好好跟紧我就可以了。”青峰像是陈述什么似的支着平板的腔调,却还是忍不住别开了脸。“明明喜欢消失的是你啊。退一万步说,就算你真是鬼魂什么的,我也会看到你的。我有这个信心。”

 

  “……到底是哪里来的这种信心……”

 

  “因为我是你的光啊!”这回的声音提高了一些,带着几分强硬与不安。“……所以相信我。就算你是幽灵的话,也得是我的背后灵不可。我一定会看到你,一定会找到你,就像今天一样。所以没什么可怕的。……明白了吗?”

 

  “……啊啊。”哲淡然地微笑起来,注视着池中精致的鱼群。“我知道了,青峰君。”

 

  “所以约好了。不要消失啊,哲。”

 

  “是。……青峰君才是,就算我消失了,也一定要找到我。”

 

  “一定会的。”青峰笑着把拳头凑上去。远方的夜空爆发出焰火的庞大响声,点亮了哲清澈的神色。两人的拳头在四周的欢笑声中轻轻相击,忘记了四周的拥挤与嘈杂,忘记了夜空的斑斓五色,仿佛那个夏夜再也没有别人。

 

  “什么时候再一起去祭典吧,到你想去的地方。”

 

 

 

  青峰没有讲话。蝉鸣贯穿了闷热的房间,空气像是要把人烘干一样躁动不安。仿佛有什么东西在沉默中孕育——蓄积——等待着爆发,等待着终结,等待着奔涌的激流,等着将一切蚕食鲸吞。

 

  “……阿大,已经……可以了吧?”

 

  “你不能……不能永远活在过去里啊……”

 

 

 

  墓地前的人群散尽了,只留他一人伫立在那里。有朋友回头想向他说些什么,却还是欲言又止。

 

  他盯着墓碑前的名字。

 

  因为太没有存在感所以被无心的驾驶员撞到了什么的……黑子哲也的死就像个笑话。可是他真的笑不出来,也分不清自己是否在悲伤。青峰很少会觉得难过,更别提悲伤这种浓墨重彩的情绪了,他像头随意妄为的野兽,只知道四处横冲直撞。但是在这里,在这一刻,他忽然觉得举步维艰,失去了应有的方向。

 

  “喂。”

 

  “你在的吧。”

 

  他抬头望向面前的虚空。

 

  “在的话就出来啊。”

 

  “出来。”

 

  “快点出来。”

 

  不是约好了的吗。

 

  你不会消失。

 

  而我会找到你。

 

  就算你变成谁也无法看到的存在,我也会看到你,找到你,因为我是你的光,你是我的影。

 

  不是都说好了吗。

 

  喂。

 

  喂。

 

  出来啊。

 

  出来啊哲。

 

  拜托你,出来啊。

 

  “出来啊……”他对着空无一人的墓前嘶哑地念到。“出来,啊……”

 

  青峰最后的声音泯灭在了断断续续的哽咽里。然而没有任何人给予他回应,作答他的只有永久的,也是无可抗拒的阒静。

 

  深若渊泽的阒静。

 

 

 

  其实是这倒的。比什么都清楚,比什么都明白。不可能,行不通,没有任何希望可言。

 

  死去的不曾复活。

 

  死去的永不复活。

 

  可是自己究竟是在等什么?一个契机,一个重点,或者说一堵墙?让它来告诉自己是头了,无路可走了,应该回头了。

 

  是这样么?青峰自己也说不上来。

 

  在他心中哲从未死过。比起活在过去,他更觉得是这个世界抛下他独自前行,他却不知路的前方通向哪里。哲应该还在这里,还在身边,像从前一样神出鬼没地突然出现。他们约定过啊。可是哲没有遵守约定,他也没有。那么还能怎么办呢?韶光在前面拉着他拖着他拽着他,没有哲的世界依旧平静环行,活下去的人要面对明天,要面对这个没趣的世界,只因生者理应继续前进。

 

  所以有些东西、不得不、不得不舍弃——

 

  决定假期去处的时候,他从旅行社的宣传册里找到了这个篇幅不多的地方。位于海边的山村,远离喧嚣与人烟,是个避暑的好去处。宣传里有潮湿的海滩,有山中的茂林,还有顺着河流一路漂下的灯笼。

 

  虽然是个没什么存在感的地方,但却很漂亮。

 

  像你一样的地方。

 

  想要一起赢下全中大会,想要一起并肩而行,想要继续把球打下去。想要和你一起来到这里,想要和你在一起。

 

 

 

  “……我明白的啊。”

 

  “………阿大……”

 

  “你说的这些我都明白。”他睁开闭着的眼睛,“我还活着,不能拘泥于过去之类的……我当然明白。”

 

  哲离世两年。背后灵什么的,一次也没出现。

 

  “这么执着于约定的我,简直蠢的难看。”青峰说着不禁笑出来。“所以这是最后一次犯蠢了,我保证。”

 

  青峰把那本宣传册和衣服一起打了包,用掉了积攒下来的年休,锁好公寓,一个人来到了深山里的村庄。

 

  他坐在火车窗畔看着连绵而苍郁的丘陵。火车穿过一片片森林。哲曾经和他念到过的,秋天会开出白色花朵的树木。哲把宣传上的照片指给他看,脑袋凑到他鼻子底下,淡淡的香味残留至今。

 

  他看到夏天独特的祭典。白色的纸灯顺着河流一路入海。这里也有捞金鱼的小摊,也有好吃的章鱼丸子卖。孩子们在河边嬉戏,静流汩汩,穹顶是纯澈的繁星。

 

他觉得,这应该是自己能为哲做的最后一件事了。

 

 

  “青峰君。”村长朝他递过一个灯笼,“为你的朋友祈求冥福吧。”

 

  “……谢谢。”他动了动喉头,接过盈盈闪烁的明灯。青峰蹲下身子,让灯笼轻轻触到水底,可不知为何,双手颤抖个不停。

 

  哲。哲的脸。哲的声音。声,声,光,光,影,影。游鱼一般,飞鸟一般,湖泊一般,海洋一般,将他包裹其中,将他含覆于里。他看见被韶光吞噬的回忆,那些本应近在咫尺,却无处可寻、无法抵御的回忆。

 

  “只是觉得很漂亮而已。”“啊,一起去吧。”“不是想怪青峰君……只是,有点害怕。”“大家一起的时候很开心,可是越开心,被抛下来的时候就越寂寞。”“如果我赢了的话,青峰君就答应我,不要从我的视野里消失。”“就算我消失了,也一定要找到我。”

 

  一定要找到我。

 

  “……再见。”

 

  他松开扶着灯笼的手。颤颤的暖光趔趄些微,很快便顺着流水向前漂去。流水奔向前方,他永远不知道的前方。

 

  然后他感到,有什么东西贴向他的背。轻而虚浮,恍若一个拥抱。

 

  青峰回过头,那里什么也没有。

 

  “……青峰君?怎么了?”

 

  “……那个啊,关于刚才说的超渡……”他站起身。

 

  “嗯,还有什么问题吗?那就跟驱鬼差不多啊。把滞留现世的灵魂送往冥世,挺玄妙的吧。……哟,克彦!”

 

  “爸爸!”小男孩跌跌撞撞的跑上来,“我拿了丸子过来!一人一串哦!这是我的,这是爸爸的,这是青峰叔叔的——咦?”

 

  克彦停下伸着竹签的手,四处张望着问。

 

  “青峰叔叔,刚才跟在你旁边那个哥哥呢?”

 

  Fin.

 

  


21 Aug 2013
 
评论(1)
 
热度(2)
© 环状66号线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