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全职】《光》

☆个人本《秋叶复欣荣》预计收录


  [0]


  乔一帆想到了一个问题。


  它诞生在一个阴沉欲雨的午后,在拥促的天桥阶梯上崭露头角。那时他刚从超市回来,手里的袋子沉甸甸地勒着指节,如同压在电线杆顶的乌云。专属于夏季的闷热水汽烘在短袖旁,预示着一场骤雨的踪迹。这个天气他不可谓是不熟悉,B市的夏天也是如此,那里的雨水没有丝毫细腻的影子,只道是心血来潮,无规可循。


  呼气。吸气。潮湿的空气冲往鼻腔,洇出深重的水汽。似曾相识的感受令他停下步子,想起了一个蓄势已久的疑问。这个问题早就萦绕在了脑海里,如今终于遇到了合适的时机,从不安的土壤中探出枝蔓,攀上雾气泛滥的心底。暗雷在天边沉沉炸裂,耳边的质问则声声尖锐。那个声音叫他,乔一帆啊,乔一帆——


  假如没有兴欣,你会在哪里?


  [1]


  他并不是突发奇想。几年前的夏天他还站在首都几环开外的天桥上,傻愣愣地瞪着满天乌云。B市其实不常下雨,不像南方那样有漫长而完整的雨季,有多少淋漓的雨水可以挥霍。但是如果要下雨的话,必定会是猖狂而粗暴的。之前有一年还因为过猛的势头搞成了雨灾,这些他都记的一清二楚。所以乌云滚滚的天对乔一帆来说并不陌生,甚至算得上他熟悉的景色。它伴随着乔一帆的每一天,即便窗外烈日炎炎。


  那时他在微草,占据着板凳队员的角色。每天循规蹈矩地做做训练,干的最多的还是替人接水。饮水机就在作为旁边,左边接口是热水,右边接口是冷水。烧水时亮着红色的灯,把桶的内壁蒸出水雾。乔一帆习惯了在训练时被突然打断,接过某个杯子,轻车熟路地伸到龙头下边。估摸着要接满了,再把它送还回去。有时候碰上不熟的前辈,对方接过来后总会哽一哽。“谢谢,小……”


  ……小?小什么?小张,小李,小于,小王?他们总是想不起来。乔一帆听了也不生气,只是好脾气地笑笑,打破了横贯而过的尴尬沉默。


  “不用谢。”


  饮水机运作时发出机械的噪音。


  咕噜噜,咕噜噜。开关落下,哒,碰。


  这就是乔一帆的微草。


  [2]


  对于暴雨,安文逸也是熟悉的。他念大学那会没少碰到这种雨天。从宿舍走到教学楼,鞋子趿了满满的水,裤脚也湿冷冷地绷在腿上,只好挽起它来上课。雨下的太大,许多人干脆不来。教室过于空落,老师只好一一点名。


  其实来不来也没什么区别。但为了点名这个举动,他跋山涉水的过来教室,坐在心里淤积的一滩水里。安文逸知道自己该做什么——无论你有多不乐意,都必须挺过一些煎熬。他当然喜欢打游戏,如果可以的话,他也想窝在宿舍里打荣耀,但是这行为实在过于短浅幼稚,所以他也就是随便一想,转念即逝。


  为什么?


  因为荣耀养活不了自己。


  在生活面前,有用的是学分绩点,是期末成绩,是结业论文,四级还有六级。荣耀只是个游戏,玩得再好也不上台面。安文逸是有些不平的。他觉得自己能力不错,放在霸图那个小破分会里也算得上一把好手。虽然没法比上偶像张新杰,但努力一把,说不定也能够上职业水准。


  然而这也就是想想,他并不是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。如果没有好的机会,不如还是踏踏实实,按部就班。毕竟在面对现实这个庞大敌人时,游戏实在是一个无力而脆弱的世界。职业战队?这种想法别提说出去,就连放在心里都要小心翼翼。生怕哪天漏在外边,被现实碰的淋漓粉碎。


  安文逸低下头,看见地砖洇开了一片深色。不知是鞋底的水,还是心里的水。


  [3]


  T市的天气和B市差不了多远。从图书馆的窗户望出去,看到的是一整片一整片的阴霾,仿佛是想掩埋这块土地,葬送所有欢愉。罗辑盯着窗外发了会呆,猛然发觉自己在浪费时间,于是重新在草稿纸上划拉起笔。演算来演算去也得不到个答案,他无奈地检查起那巨细无遗的过程,看着就是一阵心烦。


  以前罗辑觉得自己喜欢数学,就算这是门学科足够艰涩,也从未动摇他学习的热情。可越爬的越高,看的越远,他也越是力不从心。同龄人已有硕博之流,研究成果累累,把人甩出好几条街。说的残酷点,才华这玩意是没法弥补的。即便他已经足够尽心,还是有许多人胜他一筹,这是件无能为力的事情。


  再后来罗辑接受了自己不是那么优秀的事实,也算干脆地放下了一个包袱。图书馆泡的少了,余下许多空闲时间。正巧荣耀开了个新区,他就去凑了个热闹。可最终他还是逃不脱专业怪癖,越感兴趣越想用数学阐释一下,不然总觉得不够带劲。于是罗辑开始写攻略。那些理论上严密无缺的攻略很是让他骄傲,不过引来的却是阵阵嘲笑。好不容易找回的一点自信又被压了回去,实在让他有些忿忿不平。


  游戏里,游戏外,好像都一样。


  面前是堵天分的高墙,“你做不到。”


  [4]


  包荣兴根本没考虑过以后的事情。


  他妈妈整天骂他没追求。怎么当时没有好好学习啦,怎么一技之长都没有啦,怎么一天到晚在外边玩啦。好在他妈好打发,包荣兴说两句甜的也就糊弄过去了,有的时候耳根实在嚼的有些烂,还是会翻上一会儿脸。有一次他妈妈来了脾气,叉着腰在家门口前堵他,说你看看你现在是什么样子?


  你能不能有出息,能不能赚大钱,这些我都不管了。可你倒是过的有点目标啊,你每天除了混日子还是混日子,难道想这样没心没肺到死?


  包荣兴真不知道要怎么回答。朋友一直说他脑袋比较脱线,一般人跟不上他的脑回路。可他总觉得应该是反过来的,是他跟不上别人,他妈也好,朋友也好,过去的同学也好,路上擦肩的每一个人也好。他们好像都有梦想,都有爱好,想要达成某个目标,想要完成某个愿望。这些对他来说,真真是一丁点儿影子也没的事。


  世界就这么窄小,从看场子的网吧望出去,横竖纵横几条街。覆盖一两个小区,一个二级甲等医院,一个初中一个高中,再远一点有个菜市场。他不知道他妈妈说的目标是什么,他不知道要向这个世界索求什么,他只是继续走在这个狭小的世界里,有一搭没一搭的过着。


  [5]


  莫凡也是没上大学的主。整天闷在家里打游戏,说不好听点就是家里蹲。拾荒者这个名号一点儿都不好听,但靠卖装备毕竟还能养活自己,所以不好听就不好听吧,他也不在意别人怎么讲。只要把窗帘拉的严严实实,房间里就只剩下屏幕的微光,仿佛与外面的喧杂通通隔开,自创出了一片桃源。


  战队?莫凡没兴趣。他知道荣耀有职业联盟,但那是个太过遥远的概念。网游的荣耀就足够了,他说不上有多喜欢它,但它好歹是自己的容身之地。有很多人来说他打的好,甚至有职队对他发出邀请,这些一开始还令他骄傲,可日子长了也就不痛不痒。打得好又如何呢,他对什么职业道路一点兴趣也没有。尽管拾荒者被人人诟病,他自己也不觉得有多光明正大,可这才是适合自己的选择。


  为数不多的出门经历总是不愉快的。高耸入云的摩天大楼,精致昂贵的建筑装潢,杂乱无章的肮脏小巷,安静祥和的小区街道——它们庞大的仿佛别个宇宙。这不是莫凡的世界,这是个精密而复杂的舞台,这里有太多事情他无能为力,这里有太多事情他一无所知。走出他狭小的房间,关掉面前的屏幕,他需要面对一个充满了陌生与迷茫的世界。在它们面前自己是如此渺小,除了在游戏里占些便宜,没有任何值得称道的本领。


  他把脑袋埋在了帽子里,却无法阻挡轰然的噪音。人们喋喋不休地交谈,谈论着家庭,谈论着朋友,谈论着学习和工作,谈论着物价与政策,聊到家长里短,提起娱乐八卦……无息无止,无止无息。


  生活仿佛一个怪兽,遥远,陌生,而庞大。


  他明白自己是被圈在了一片黑暗里,却仍然没有一丝走出来的意思。挺好的,至少这片黑暗很暖和。


  [6]


  对于魏琛来说,未来这个词多少有些奢侈。假如他还是十来年前那个小兔崽子,或许这还算是个有趣的话题。可是过了三十岁,有些事就不是那么好玩了。三十对许多人可能还是事业起步期,可对一个电竞选手来说已经末路的不能再末。他把太多的青春耗在了这项没有回报和后劲的事业里,落到如今,实在不知如何前进。


  三十上下,除了游戏没什么长处。整天混迹在网吧和大排档,干的架都比干的活多。好在玩荣耀上多少有些花样,几年混下来也有不少兄弟跟着,也不算过得特别无聊。别的工作他也干过,不过既没趣也没钱赚,最后还是回去搞荣耀。蓝雨这几年越打越好,黄少天那小子也落了个剑圣之名,喻文州的手残倒是毫无长进,胜利的劲头却和当年一样。


  联盟初始的那些人没剩几个了。叶秋和韩文清算是两个打不死的老妖怪,魏琛自认没法达到他们那个境界,所以也没心思比。可回头看看自己,何尝不是抓着荣耀不放呢?不放也是当然的——虽然一个游戏玩了十年,按理说也该犯腻了,可是抛开荣耀能干些什么,还真是不晓得。


  同龄人大多都结婚生子,早的连儿子都开始上小学。小时一块光着腚玩的哥们,身边已然跟了个扎小辫的崽子。脆生生的声音叫他道,魏叔叔好。


  未来在哪?未来在这群小兔崽子们身上,魏琛咬着牙帮想。


  [7]


  唐柔看到这阴郁的天气却没什么沉重感,她好像生下来开始就没什么特别沉重的感觉。这一方面说明她生活顺利优渥,另一方面也说明了她的穷极无聊。人生最让人不爽的一点就是你不会有彻底满足的一天,无论你活的多好,都不代表你能活的痛快,而唐柔就是最典型的范例。


  按着大家闺秀的道路一路长大,受多少人所艳羡,最终还是觉得没意思。她会跑来兴欣当网管其实没什么别的缘由,觉得有趣就来了。她想这生活和之前的经历相岔过远,说不定还能给自己找些乐子。可最初的新奇感冲淡之后,剩下的还是没完没了的无奈,根本没有一刻消停的打算。不知道要去得到什么,不知道要往哪走——这种感觉特别膈应人。好像心头有团火在烧,想要轰轰烈烈地迸发,却找不到合适的出口。


  荣耀?


  荣耀也做不到。面前是漫长而无聊的人生,不知道要如何活的快乐,如何感到幸福。如何获得动力,如何卯起心口那股劲。唐柔害怕细想下去,她觉得想得越多越是虚无,或许有朝一日会猛然醒悟,所谓未来不过一纸空书。


  [8]


  轮回。微草。虚空。蓝雨。霸图。雷霆。


  从呼啸出来要怎么办,方锐不是没有主意。可是选择太多,反而越来越举棋不定。其实无论哪个下家都不算太坏,可对方锐而言皆非最善。举棋不定之中他衡量过许多,随口跟林敬言瞎扯了两句转会的事,对方沉默半晌问他,你选择的最终依据是什么。


  是什么?


  方锐愣了愣,发现自己没有考虑过这个答案。可是这个答案好像又不需要去想,这是生长在每一个选手心里一个必然的方向——不是转会费用,不是队伍构成,不是地域水土,甚至不是未来前途——自己纠结犹豫这么久,无非是想追求一个更大的胜率而已。


  想赢。


  哪的队都好,真的,哪都好。钱给少点都没关系,他方锐也不缺钱,他缺一个冠军。轮回,微草,虚空,蓝雨,霸图或者是雷霆——谁能赢?除此以外他什么都不关心。静下一想觉得自己近乎赌徒,想要用自己的职业生涯换取胜利的搏击。胜利以外的事情他没兴趣,之后的未来亦是掩埋在虚空里,踏出去也不知会有什么结局。可是有什么关系呢,只要一个小小的契机就好了,一个路标,一个方向,一个引导的声音。


  [9]


  他说,“来兴欣吧!”


  [10]


  要是没有叶修会怎么样?


  乔一帆在闲聊中提出了这个问题。能够肯定的是,他不会坐在这里。兴欣根本不会成立,而这些人将散布天涯,永远不会有同聚一堂的一天。


  陈果也想到了这一点——如果没有叶修的话,自己是否依旧还是嘉世脑残粉,恨铁不成钢的看它屡尝败绩?她一定不会成立什么兴欣战队,不会拉开架势跟对面干上,也不会有聚拢起这么一帮人的机会。


  唐柔将继续没有干劲下去。毁人不倦依旧是个拾荒者。包子会打打荣耀,不过更多的时候继续着他浑浑噩噩的日子。安文逸和罗辑还在读大学,也许开始担心起未来的出路。乔一帆和微草没有续约,签往一个弱队,或者会干脆退出职业圈。方锐加入了别的某个战队,玩的还是他的老本行。魏琛还是那个老流氓样,混迹市井之间,有一天是一天。


  没有上林苑的房间,没有兴欣的二楼,没有挑战赛,常规赛,季后赛。


  她想着想着,不知中了什么邪,跑去荣耀论坛发了个帖。


  [10]


  “假如叶修从不存在”——


  [11]


  这个帖子在论坛上成为了热门话题。蓝河看到它愣了愣,纠结几番后还是点了进去。回帖里一副热火朝天的景象,大家说没有叶修就没有嘉世当年的辉煌,就没有职业圈的神话,没有那么多场异彩纷呈的比赛。他心里看的五味陈杂,知道句句正确,又觉得戳不到点。


  如果没有叶秋,蓝河还是在为公会兢兢业的卖命。在第十区开荒不会遇到那么多麻烦,也少了许多冤枉气受。这么一说,好像没有叶修才是件好事才对。


  可是平心而论,没有叶修的话自己现在是什么样?他不能否认的是,君莫笑的出现多少让他看清了很多东西,回忆起了久违的热情。那个人就像一个好事者,啪地替他打开了顶上的窗户,让崭新的光线洒了满地。固然,没有君莫笑的话没人会让他吃瘪,可也没人会在他吃瘪时帮忙揍回去。他不会看清公会间没完没了的尔虞我诈,也不会看清自己真正想要什么。而更重要的是,蓝河发现自己压根没法想象没有君莫笑的第十区。叶修突如其来地占领了第十区,占领了记录与话题,占领了那里的每寸时光,而自己竟已习以为常。


  [12]


  黄少天看到这个帖子后忍不住匿名过去发了一篇洋洋洒洒的回帖。大部分都是垃圾话,中心意思是假如没有那个叶不修我大蓝雨早就狂霸酷帅屌炸天。可是对话框里落下最后一个感叹号,他反而犹豫着要不要发出去了。好像说的蓝雨比他叶修弱多少似的,他暗暗不平。PKPKPK!


  可是没有叶修的话,好像确实挺没意思的。联盟里不是没有出色的选手,不是没有他想与之来一局的人。比他流氓的人有,比他猥琐的人有,比他烦的人有,比他会飙垃圾话的也有——好吧,那个人是他。然而能够替代叶修的人,一个也没有。


  他想起还在蓝雨训练营的时候,自己坐在观众席里看着嘉世大获全胜。他兴奋的掐着自己的手心,一句不停的跟同伴表达着自己的激动之情,只是说的再多无非还是那么几句,靠靠靠,我也想拿冠军。


  伫立在台上的一叶之秋给黄少天立下了生涯中的第一个目标。那是个璀璨夺目的身影,闪烁着胜利所独有的光泽。


  [13]


  王杰希看到这贴时陷入了战术性的沉思。给他树立队长榜样的那个人就是叶修,是扛着全队往前走的嘉世队长。这个队长该怎么当,一开始他就是跟着叶秋的方式走的,过了这么多年,叶修反而捣腾出了别的风格,把底下那群小崽子放养了。王杰希这么多年的勤勤恳恳不是没有效果,但负面影响也尤为显著。


  可他觉得不该怪叶修。要怪他什么呢,就算是有错,也是错在自己不该学他那么做。然而承担起整个嘉世的一叶之秋是如此耀眼——如果可以的话,王杰希也想成为那样的队长,领着微草赢得梦想。或许方式并不正确,他却难以忘怀那个身影,那个坚韧强大的姿态,挺拔犹如一面旗帜。临危不惧,领头伫立。


  [14]


  张佳乐可就没有这么赞同了。要是没有叶不修,他的繁花血景哪里会破,哪里会一输输四次,次次拿亚军?说来说去,他运气这么差,不知道有多少要归功于叶修的推波助澜。没他正好,没他不知道有多好。


  所以他选择了霸图。霸图有实力有底气,还有一群与叶修有着深仇大恨的同道中人。


  可再后来叶修回来了,不但改头换面,还自己组建了一套草台班子。霸图就像被踩了尾巴一样的老虎,唰唰两下把他和兴欣拖进了新的黑名单。嘉世没了?没事,这家伙还在。有次张佳乐和后勤聊天打屁,对方突然表示一阵唏嘘,说幸好叶秋回来了,他回来就好。张佳乐纳闷了,说老仇人打了个回马枪,你们不该分外眼红吗?


  那人嘿嘿一笑,说眼红,当然眼红。可他在就好。没了他我们都不知道方向是什么,满腔斗志找不到合适的对象。你说他讨厌吧,可在你脑袋上骑了这么多年了,要下来也得你把他打下来呀,你说是不是?


  张佳乐转着眼睛想了一会,最后只好点了点头表示承认。


  [15]


  韩文清没看到这个无聊的帖子,但他偶尔也会想到这个问题。纵观整个联盟,和他一样从第一赛季一路打下来的人,居然也只剩下了叶修一个。十年宿敌这事儿说来也奇妙,他俩明明早就不是能卯起劲对上的年纪,却仍然不肯松给对方一口气。


  他总是有种毫无来由的感觉,仿佛那个家伙绝对会跟自己一起坚持下去,走到末路为止。一如既往是个很孤独的词,因为没有那么多人能撑过时间的煎熬。可不知道为什么,韩文清觉得自己可以,而叶修也肯定做得到。所以当初叶秋退役时他分外恼火,如同笃定信念遭遇了背叛。好在他最后还是回了场上,说明自己还是没有看走眼。


  假如没有叶修?


  这么无聊的问题他不会深究。可即便是韩文清也不能否认,孑然十年,真的很难。


  [16]


  孙哲平看到这帖子时左手忽然作痛,不禁深深颦了眉头。假如当初叶修没来和他单挑那一场,那么自己也不会来义斩做这个指导队员。对叶修他自然是不服气的,没有叶修他在百花时就该拿到冠军,也算了却一桩心愿。可他又不得不承认,若是没有叶修,自己将永远失去站在场上的机会。


  得不了冠军,进不了季后赛,常规赛都不一定出场——这些,这些都不是问题。至少他还站在这里,还能苟延残喘,而非坐以待毙。能打一场就多打一场吧,能打一分钟就多打一分钟吧,这是命运给他可怜巴巴的恩赐,得去抓的牢牢实实。至于它有没有叶修的一份,孙哲平懒得去想,答案倒却很清楚。


  [17]


  孙翔看到这行字吓了一跳,还以为是谁说破了他过去的心声。假如没有叶修,假如没有叶修,这句话他在嘉世的时候天天都在想,想的脑子都快破了。那时不知天高地厚,总觉得世界能容忍自己的为所妄为,而叶修不过是他光辉人生中的小小配角。自己更年轻,更有才华,一定能代替他的位置,成为新的神祇。


  只是如今再看,这个念头已然让他羞惭。


  叶修给了他响亮的两巴掌,把忘乎所以的自己打回了地面。说来也怪,明明是被狠狠打落在地,脑子却醍醐灌顶般清醒起来。意识到了过去的不堪,自然无法继续趾高气扬。要说感谢也怪别扭的,孙翔自己都不想承认,可是想到没有叶修自己还不知道会是什么样,他又觉得隐隐后怕。


  说不清楚。说不明白。唯一知道的是,想要给他证明些什么。


  [18]


  邱非看到这个标题时挑了挑眉毛,最后打开贴把洋洋洒洒的回帖看完了。看到最后一页时天色彻底冷下来,他揉揉眼睛,站到窗边。


  对面的兴欣网吧沐浴在并不算深的夜色里,亮起了温暖的灯光。他下意识地攥紧手心,攥紧又松开,攥紧又松开。最后察觉到自己的举动,无奈而自嘲地笑了笑。


  叶修就在那里。在光明掩映的地方,如同过往一般叼着烟,唰唰移动着鼠标。那个样子邱非再熟悉不过了,他曾经看过无数次,也默默回忆过无数次。他的微操技巧,他的战术安排,他的惯用招数……偶像的每一寸细节都被他记在心中,日子渐长,却成了一道疤痕,一想则沁出一丝疼痛。


  叶修离开嘉世的原因,后来他也听说了不少。各种媒体大呼小叫地报道他当初的落魄,他一篇一篇的都有看。看到那个储藏间时他捏紧了报纸,满心的怨气不知从何发泄。


  邱非还在训练营的时候,不是没有犹豫过的。职业选手的名头尽管光辉万丈,出了社会却任然是个饱受偏见的职业。况且放弃学业,放弃深造,将来他所能掌握的技能也不过是荣耀而已。告别游戏自己该如何去走,是否应该在这里理智转头,这些他都想过。


  然而那时叶修过来指点他,戳着屏幕说这里不能这样打,你以后带队的时候要注意。大神就是那么漫不经心的一说,邱非却愣的连操作都没来得及跟上去。


  从背后探过来的温度,声音,落在衣服上的烟灰痕迹。


  “你喜欢荣耀吗?”叶修侧过脸问他,却并没有等待回答。“喜欢就好好打。”


  [19]


  “我觉得——”邱非坐回了电脑前,在台灯微弱的光亮下打起了回帖。“我觉得,没有叶修前辈的荣耀,不是现在的荣耀。”


  ——一叶之秋,君莫笑。斗神,散人,却邪与千机伞。连续三年冠军,四季度MVP获得者,37次个人战连胜。荣耀的教科书。叶秋,叶修。


  “他像光一样,照亮别人的人生。我以前仅仅觉得他是个厉害的大神,后来接近了才发现,他真正出色的地方远不止于此。”


  ——“你喜欢这个游戏吗?”他直视着孙翔说,“如果喜欢,就把这一切当作是荣耀,而不是炫耀。”


  “可能有些人会嗤之以鼻,觉得他并不是一个多么磊落的人。他会玩猥琐流,他会飙垃圾话,他会在网游里虐菜,会一脸理所应当的做些不那么光彩的事……”


  “可是我们谁都不能否认,他应当赢得荣耀。”


  ——叶修站在雪里冲她挥手,“休息一年,然后回来。”


  “正如各位所知,荣耀尽管是一款风靡全球的优秀游戏,拥有上亿玩家和蓬勃发展的职业联盟……”


  “但在别人眼里看来,其实也只是一款游戏而已。”


  ——“谁也没想到,你跑出家,居然只是跑去打游戏?!”叶秋不服地叫道。


  “无论多火热也只是游戏,是生活的一片面,是消遣娱乐的手段。总有一天会走向衰落,关服并结束。更别提我们对它的热情也有期限,总有一天会随着年龄的增长消磨殆尽……”


  ——“电子竞技是很年轻化的职业,以我现在的年纪,已经算是职业生涯的晚期。再坚持,也不可能持续太久。所以说,我坚持的这份理想,在很早的时候就会结束。”


  “在虚拟的荣耀里,真正的荣耀是什么?”


  “是赢得胜利吗?是取得荣誉吗?是站在万人之巅,开创无法超越的记录吗?”


  “我曾经这么想过。”


  “可是后来,叶修前辈和我打了一场指导赛。那时我们的立场已经水火不容,我应该是他率领兴欣打败的一员,可是在那个时候,他给我打了一场指导性质的比赛。”


  ——足足23分钟的指导赛。哪怕是之前叶秋还在嘉世战队时,和他打过的指导赛也没有打得如此详尽的。如果只是想打一场指导赛戏弄他的话,根本不用花这么多心思。


  “后来我才知道,他做过许多相似的事。面对敌人,前辈未曾吝啬他的好意。他会建议他们,指导他们,为他们指出一条胜利的路——”


  ——“目前的战术体系明显不太合适。”叶修毫不在意楚云秀对手的身份,“知道怎么还不调整?”


  “我很疑惑。难道他不想要胜利吗?这个问题明显是荒谬的,求胜是一个选手的基本职业素质。那么,他为什么要做这种没好处的事?都已经被称为荣耀的教科书了,难道还要追求一点优越感吗?”


  “再说,如果想要胜利的话,为什么要组起一套水平参差不齐的班底,从挑战赛拼命打起?他是一代斗神,如果真的求胜心切,应该有更好的机会。”


  “但他选择从头开始。从网游一步一步走起,从一无所有重新来过。”


  ——或许只是因为他和当初的苏沐秋一样:只不过是,从头再来——


  “我不知道大家心目中的荣耀是什么——可能是一次PK的胜利,可能是比别人强的实力,可能是更好的装备,更高的技能点。对于职业选手来说,可能是一个核心位置,是欢呼雀跃的支持者,是披荆斩棘得来的冠军……”


  “可叶修前辈教会了我,荣耀真正的内涵。”


  为一个任务苦苦纠结,为一个副本集体熬夜,为一个首杀激动的忘乎所以,为一个节日活动抓心挠肺……做任务,刷副本,升级,竞技场,野外PK,神之领域,挑战任务,公会建设……无数次挑灯夜战,无数次躺尸回城,学会独自战斗,也学会并肩而行。


  “我喜欢这个游戏”——


  没有你便无从回忆。


  [20]


  苏沐橙念完最后一行字,叶修忍不住抖了抖肩膀。


  “冷?”她扭头问。


  “不是,酸的。”他烟没点上,懊恼的再点了一次。“谁这么肉麻……”


  “不好意思了?”苏沐橙笑盈盈地转回窗口上,“我觉得他说的没什么不对啊。”


  叶修从鼻子里哼了哼,没接嘴。她继续拖着网页的进度条,“你说,我和哥哥要是没碰见你,现在会是怎么样呢?”


  “……谁知道?”他吐了口烟。“你哥那个德性总是会去打荣耀的,就算碰不上我也一样吧。”


  “嗯。但是不会有人替他完成梦想,也不会有人替他创造记录,说不定已经被忘的一干二净……”沐橙想到什么,露出了浅浅的微笑。“还好遇到了你。”


  “……我早就说你不要老跟楚云秀看电视剧,你看看,脑子看坏了吧?”叶修从沙发上坐起来,揉了揉脑后凌乱的头发。“我去透个气。”


  “哥哥一定也很高兴。”不顾对方的抵触,她盯着电脑屏幕继续说着,让话音关在了门后。“谢谢。”


  [21]


  “如果啊……我是说如果。”陈果打下一行字,忽然犹豫起来。如果什么呢?能够颠覆一切的可能性,究竟是什么呢?


  如果没有进入联盟?


  如果没有打败嘉世?


  如果没有组建战队?


  ……不,不止。


  北桥的治愈术,被追杀的拾荒者,爆出的死亡之手,被嘲笑的傻瓜攻略。如果他没有遇见他们,如果他组上了别的野队,如果他遇上了别的玩家,如果他不曾来到第十区。如果叶修没有走进兴欣,没有离开嘉世,甚至没有在十二年前离家出走——


  如果,没有叶修。


  韩文清失去了一直以来的对手,张佳乐失去了勇往前进的目标,没有现在的王杰希,没有现在的微草。黄少天找不到一个人喊PK,孙哲平永远告别了赛场,而孙翔则失去了成长的机会。嘉世不会在邱非带领下重返联盟,更不会有三年连冠的辉煌王朝。


  苏沐橙生活一度无着,陈果开了一辈子网吧,包子和唐柔继续当着网管,乔一帆和微草解约退役。罗辑学的闷闷不乐,安文逸不会成为职业选手,莫凡继续拾荒,魏琛只是个游戏打得不错的流氓。方锐一辈子都没考虑转型,伍晨在战队解散后陷入迷茫,关榕飞找不到合适的下家。第十区没有那么多的腥风血雨,联盟少了许多纷争,但是,但是——


  世界上没有如果。


  还好没有如果。


  [22]


  火车一路颠簸,哐当哐当地撞击着身下的软卧。乔一帆在临近天明时醒来,睡意被此起彼伏的鼾声惊得一丝全无。他起身洗漱,回来时车厢依旧睡的深沉,上铺甚至肆无忌惮地把腿横了出去。他不好搬开那条腿,干脆就在过道坐了下来。大概是醒的太早的缘故,加之身在旅途,他的心中毫无征兆地开始了躁动。


  乔一帆选择离开B市。对此他不是不惆怅,却没有抱怨的打算。再说能抱怨什么呢,说来说去还是能力不行。弱肉强食的社会里,没有实力什么都无从说起。有些人比你有天分,有些人比你更努力,有些人运气好过你——更可怕的是,有些人不但有天分还努力,运气还不错。


  面对他们,有什么话可说?责怪命运的不公吗?可没有不公和苦痛,幸福美好亦将不存,生命没有平衡,同样没有价值。所以他无话可说,也发不出声。可他真的很想告诉前辈,他不是小张,也不是小王。


  他叫乔一帆,一帆风顺的一帆。


  忽然——漫长而空洞的黑暗席卷而来,列车穿行在山中的隧道,罩下纯粹而恐怖的黑暗。那份沉寂的黑暗如此压抑,让方才还有薄暮映染的车厢不见五指,举手投足无处可循。乔一帆忽然觉得鼻头一酸,感觉被过去的每一分每一秒所紧紧包围,一切本应被遗忘的感受摧枯拉朽地朝他袭来。被压抑已久的开关终于开启,不带任何停留地奔涌而出,他回忆起被刻意压藏的每一幕,每一幕,每一幕无处可逃的绝望,每一幕切入心脏的孤独——


  比如不被理解,不被听闻,不被重视,不被在乎。又比如他在微草度过的每一天,暴雨前的天空和地面,涌动着同样的车水马龙。潮湿的气息扑窗而入,狂躁地与窗帘起舞。饮水机水龙头一上一下,一上一下,咔哒,咔哒。


  然后他听见了叶修的声音。


  [23]


  他说,“——拿出点勇气来!”


  [24]


  在刹那之间,黑暗迎来了与其来临一样突兀的终结。


  哗地一声,列车告别了漫长的隧道,呈现给他整片旷大的原野。乔一帆看见朝阳火红而不刺眼的身影,看见地平线末端泛白的痕迹,看见穿梭而过的农田,以及渐行渐远的群山。他看见清晨给云端染上朱胭,他看见黎明给世界镀上光辉,看见崭新的明天,与耀眼的光辉。


  乔一帆眨了眨眼,发现自己热泪盈眶。背后布满阴霾,前方尚不可知,但他一点儿都不害怕了。他沐浴在车窗更迭的黎明里,心如晨光般明亮,只希望列车开的快一点,更快一点。穿过连绵的丘陵,穿过奔涌的大江,去往未知的南方,去往他的光。


  Fin.


  


21 Aug 2013
 
评论(24)
 
热度(295)
© 环状66号线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