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韩叶】《维洛那晨星》Chapter 1

☆发个掖了好久的尸体

☆架空,私设,末世/黑帮/科幻

☆没啥人想看的话就坑啦


Chapter 1

 

(1)

 

  “我不知道您有没有听过这种说法,不过爱与恨其实不是相差那么大的事情。我是说,他们很相似,比如根源,影响,表现形式……”情报贩子用手转着自己的帽子,“这挺奇妙的。您怎么觉得?”

  韩文清没有等待他故弄玄虚的耐心,他撕下一张支票签好,随手甩给了李迅。“快说。”

  “不愧韩老板,真是一如既往的大方。”李迅扶着礼帽鞠了个躬,“不过我必须告诉您,这消息并不值得这张支票的价格。况且据我所知,霸图的线人也得到了风声,这……”

  “快说。”对方对他长篇累牍的发言耐心全无,伸手重重地叩了叩桌子。“你是卖情报还是卖废话?

  “恕我多言。但八卦的乐趣就是——不,不,冷静点,一个玩笑而已,不要这么生气。”李迅讪笑着推开面前的枪口,“韩老板大人大量,可别和我这个小情报贩子较真。”

  但是韩文清并没有挪开手枪的打算。他抬起手,把枪口抵上了李迅的下颚。“是叶秋的消息?”

  李迅点了点头。韩文清的眼神毫无温度,便是打了多年交道的他也有些惊惧。这可不好——他暗自腹诽,本来只想随口八卦两句,看来却是正好踩了霸图老大的雷区。不过想想也并不奇怪,毕竟对象是那个叶秋,韩文清再愤怒也不足为奇。

  “他没死。”李迅努力想捋直自己的舌头。“不是我说——韩老板,您这样我根本没法好好讲话。能把枪拿开么?您看,我也是有职业道德的。既然收了钱,该给的情报就绝不会少。”

  韩文清哼了一声,把手枪收回了衣袋。李迅咳嗽两声,满脸悻然地扯了扯衬衫领子。“叶秋还活着?”韩文清紧紧追问,“有什么根据?”

  “亲眼所见。”情报贩子信誓旦旦地锤了锤胸口。“前几天,我们家小弟过来报告,说第十街冒出来一帮人,专门坏别人生意。那群人身手不错,据说没有他们接不了的活,只要报酬给够,一切好说。”

  “第十街?”韩文清眉头一扬。

  “没错。这一块是最近才建起来的,还没有势力成功占据。就像是看准了这个漏子,一股新的势力正好崭露头角——紧跟在叶秋死亡之后。”

  韩文清皱紧了眉头。他的预感并不很好,而理智则不停否定着自己的猜想,一时间里很是矛盾。复活?假死不——不,这不可能。唯一的可能性——是的,要是这样,问题尚且还有个像样的解释。“嘉世的讣告是假的?”

  “恐怕是。”李迅扣上帽子,“我这偷偷拍到了那群人的照片——这个,据说就是他们的领头。”

  韩文清接过照片。照片并不很清楚,但他一眼就分辨出了那个侧脸。毫无疑问,他想,那个人没有死。

  “嘉世在玩什么花招?”他把照片掷在桌上,有些按捺不住怒火。“想用这种方式得到第十街?”

  “我倒不觉得。您看,嘉世的势力区就在对面,可道是近水楼台先得月,并不需要这般周折。这和损失叶秋的代价不成正比,‘城’里的人再怎么愚蠢,也犯不着这么办。”情报贩子说完,狡黠地眨了眨眼。“至于其中究里,我们虚空并没有探索的兴趣。您要是好奇,不如自己去问问。——喏,这是他们的地址。”

  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卡片。韩文清接过来一看,只见上书四个大字,兴欣电器。不用想也知道那是个名头,他翻过来看着地址,眉间的深壑越聚越深。李迅看他脸色愈来愈坏,琢磨着是时候开溜了,小心翼翼地欠回了身子。

“我的工作结束了,祝您和老对头相处愉快。”他观察着霸图老大的表情,“不过就个人来说,还是希望您考虑一下我的话……”

 韩文清抬起眼睛看他。

“没什么区别,真的。”他真诚地说,“我知道霸图和嘉世结仇已久,也知道您讨厌叶秋——不过此一时彼一时,叶秋已经不是当初的嘉世当家了,您大可放他一条活路。我想,这对霸图来说有好处。”

“好处?”他重复。“劝我放过叶修,对虚空又有什么好处?”

“这倒没有。”李迅摇摇头,“不过我总觉得有些蹊跷,您看,嘉世如今依旧没有接手第十街,很可能是受制于叶秋。当然,这也是我的个人臆测,您不信的话大可反驳——”

  然而韩文清并没有反驳。他把那张名片揣进胸前的口袋,抬起那张异常严肃的脸。“明白了。”他简洁地回答,“你走吧。”

  李迅弯了弯腰,转身往门外走。走到一半韩文清突然想起了什么,出声叫住了虚空的情报贩子。“——站住。”

“我有一件事要纠正你。”他转身走到窗前,拉开厚重的帘幔。“我没有你想象的那么——那么讨厌叶秋。”

  就连情报通也闹不懂这句话的涵义。然而韩文清不打算继续说明了,他只是扶住手肘,朝着远方眺望。低矮的废墟在脚底延绵千里,而远处赫然是座高耸的城池,摩天大厦反射着刺白的阳光,令人有些睁不开眼睛。与环绕着它的贫民区不同,艾普西隆是如此壮观,壮观的近乎虚妄。

 

(2)

 

  末日来临于十三年前。连环的自然灾难席卷全球,地震,海啸,台风,大规模的洪水与火山喷发,随之而来的则是疫病与饥荒,战争与暴动。当无止无境的灾难告一段落,自工业时代开始猛涨的人口终于缩减,甚至有些惨不忍睹。原先的国家体制已然无法留存,而在末日里侥幸保全的城市则成为幸存者的最后栖息地,发展出了独立的城邦政权。

  艾普西隆便是这些城邦之一。在远东地区的几大城市Lambda,Iota和Sigma中,Epsilon的经济实力也是数一数二的。这些乌托邦们不断精进科技,塑起了可以抵挡灾难的高墙。而那高墙所抵挡的不仅仅是灾难,它同样抵挡了劫后余生的民众。能够生活在城邦中的人们毕竟是少数,资源严重不足,城市规模有限。大部分人只能在城邦外聚集而居,望着城墙苦苦守望。若是想成为城邦的一份子——

  “那就拿钱。”魏琛咬了口苹果,“普通公民资格是100万,带老婆孩子一块是250万,如果你有啥特长技能另说——你看吧,什么价!”

  “这……”年轻人紧张地摆弄着衣角,“我……我能不能,分期付款……”

  “怎么个分期法?”男人嚼着嘴里的水果。“先说好,我们也得照着行里规矩来。”

  “但……你,你们不是说,什么都能做的吗!?”小伙子痛苦地皱起脸,“拜托了!让我进城邦,我一定会拼命工作,好好还上这笔钱的!”

  “我说啊小家伙,我们是说能帮你任何忙,不是说在代价上也随你来的——”魏琛话还没说完,肩膀却被后边拍了拍。他回过头,只见叼着烟的男人站在身后,示意要他打住。“我靠不是吧,叶修你不赚钱了?”

  叫做叶修的男人没有理他,一屁股坐上沙发,在茶几边沿上磕了磕烟灰:“你是一个人?”

  “哎?啊……不,不是。”青年尴尬地摇摇头,“我……我上个月,刚刚结婚……”

  “是吗,恭喜。”叶修笑笑,“打算带着老婆去?”

  “是,是的!”他紧张地点头,“我想给她一个安稳的生活,所以无论如何,都想进入城邦……!!”

  “喂小子,可别怪我说话难听,但这可不是你想想就行的。”魏琛不耐,“你看看整个贫民区,谁不想去艾普西隆?但是没有钱,没有才能,那就进不了那扇门。心意是挺好,可嘴上说说有用么,你还得拿钱来啊!”

“我……我把房子卖了,手头上有70万,剩下的钱我一定……一定会还上!”年轻人攥紧了拳头,焦急地给出了承诺。“请相信我!!我是抱着必死的决心来恳求你们的……只希望能给我一个机会,我一定会尽我所能——”

  “那好,我就给你个机会。”叶修打断了他的话,“十五年内还清,连本带息。利息让他给你算算——”

  “叶修!!!”魏琛怒吼。

  男人没理他,自顾自地抽起了烟,留小青年一人在对面感恩戴德,鞠躬不已。“妈的我不管你了!”魏琛气急败坏地扔下苹果,“回头老板娘找你算账,我可不给你收尸!”

“动那么大肝火做什么。”叶修慢悠悠地吐出烟圈,“还有利息可收,又不是赔本生意。这事儿我去帮他办,不用你费心。”

魏琛还想说什么,却听门口一阵乒乓直响,包子发出了一声哀嚎。“魏老大,老大——!!!”

“怎么了?”他从沙发上跳起来,还没等他跑到门口,罪魁祸首已经上了楼。浑身漆黑的男人横在面前,一边扛着失去了意识的安文逸,一边则夹着挣扎不已的包荣兴。“放开我!老大,他吃我豆腐!!”

“你谁啊你?!”魏琛急忙从裤袋里掏出枪来,“我靠不是说好了吗,生意我们来介绍,按出力分成,怎么又打上门了!”

  这几个月兴欣可没少被找过茬。毕竟第十街正是发展之时,还没被哪股势力收归麾下,各方皆想借助生意独霸于此。然而叶修这帮人抢了太多商机,最后竟是同心协力,想要扼死兴欣。可最后踢馆大军被打的落花流水,叶修也借此和他们达成了协议,把兴欣的生意外包出去。这一招换得了许久和平,故而魏琛有些摸不着头脑,踢馆?没由头啊!

  一旁的叶修倒是淡然。他摁灭了手上的烟,见对面的小青年吓得发抖,忍不住笑出了声来。“别怕,我老朋友。”

“老朋友?”魏琛怀疑道,“你什么时候交了这阎王朋友?!”

“这个嘛……”叶修慢吞吞地走过去,顺手拿过魏琛的枪。“快十年了吧。别来无恙啊,老韩。”

  老韩?魏琛还在脑海里搜寻,只见叶修走上前去,把枪口卡在了来人的颈旁。那人哼了一声,把俩人像麻袋一样扔在了地上。包子捂着屁股叫痛,他却变本加厉的踢了一脚,满脸不屑之色。

 不经打。”他从墨镜里下睨着叶修,“你手下就这种货色?”

“非常时期,非常对策。”叶修枪口没挪,脸上却是风轻云淡。“和你这霸图老大比起来当然不过‘这种货色’……但就目前的状况而言,我还挺满意的。”

“哈啊?!”魏琛目瞪口呆,“霸……”

  “老魏,给你介绍介绍——”叶修抬起手,用枪身挑开对面的墨镜。“我老朋友,韩文清。”

“这是哪门子朋友啊!”包子抢先一步哭诉,“老大,他踢我屁股!”

“哼。”韩文清没理会他,解开了风衣搭扣。“搜吧,没带武器。”

“没带武器也敢出门?”这回惊讶的是叶修。“一个人闯来这就罢了,连家伙不带就来,你还真是不要命。”

“这又不是嘉世的地盘。”他严厉地俯视低他半头的叶修,“没错吧?”

“算是吧。”叶修不以为然地耸耸肩,乱摸了一通权当检查。“啧啧,你这一身腱子肉……”

韩文清臭着脸揪住他的手,叶修咧嘴一笑,把枪抛回了魏琛。“给小安看看,别把他打成脑震荡了。这年头的医生可不好啊!”

“你……你去干嘛?”

“去叙叙旧。老韩,跟我上楼。”叶修把手兜在裤袋里,招呼韩文清往外走。对方顺从的跟了上去,末了还瞥了包子一眼,似乎有些恼火。

 魏琛实在有点懵。韩文清一个人跑来见叶修?这事儿无论是放到哪儿都是条爆炸新闻,得上头条那种。谁都知道,这艾普西隆外的贫民区里帮派林立,而起初几年,势力最盛的便是嘉世。后来霸图反压一头,蓝雨,微草和轮回则不断组织壮大,后来居上。虽说此时嘉世已然风光不再,但和霸图的水火不容却是毫无改变,眼看就要进入对峙的第十年。而韩文清——大名鼎鼎的霸图老大,无论怎么想,都不可能跟叶修如此融洽。——毕竟叶修——不,或许这里,应该叫他叶秋?

 

(3)

 

  “叶秋。”韩文清突然出声,“你得给我解释清楚。”

 “没什么好解释的。”叶修自顾自地走在前方,“还有叶秋这名字我不用了,现在开始叫我叶修。”

  “假名?”他挑挑眉毛。

  “不,这回是真的。不信可以查,我可是‘城’的合法居民。”

  混黑道的人,用假名也不足为奇。可用了这么多年忽然换上真身,其中用意实在令人费解。知道自己问不出答案,韩文清干脆就切入了核心。“你和嘉世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“还能怎么回事,就是这么回事。”叶修爬上积满灰尘的阁楼,拉开一张椅子坐下。“和你想的一模一样,我和嘉世闹翻了。”

“他们想陷害你。”他严厉地看着对方,“但你活下来了。”

  “于是他们自导自演,策划了这场喜剧。”叶修仿佛发自内心地感到好笑,往太阳穴上比了个开枪手势。“所以你看,现在我死了。”

  韩文清哼了一声。“陶轩?”

  “估计还有刘皓。他不是老早就巴望我死么?都做到这个地步了,我没死都觉得对不起他。”

  “陶轩要来了孙翔。”他沉噤片刻,“那小子是过来替你的。”

  叶修笑了笑,看来早已知情。“你的情报还不完整……嘉世和雷霆谈过了,他们想要肖时钦。至于是怎么要来的,背后估计没少暗箱交易。”

  韩文清拧起了眉头。“想要?”他讽刺地重复道,“他不是想要人,他是想买回一个新嘉世!”

  “有什么好气的。”叶修平静地看他。“现实就是这样,我们这些出生入死的,说白了也只是‘城’里的棋子。商人看到的只有商品价值,而遗憾的是,叶秋已经是过期产品了。”

  他听的有些心烦意乱,上前拎起了叶修的领子。“你什么意思?”

  “没意思。冷静分析得出的结论。我不可能再回到嘉世了。内部矛盾太深,深的无法调和,而最关键的陶轩也选择了弃子。”他裂开嘴笑,“……所以说,‘叶秋’是真的死了。”

  韩文清仍然绞着眉毛。“——那你呢?”

“我?”

“别装傻。”他不耐烦地走近对方,“我说的是你,‘叶修’。”

  “这个嘛……你把背后那把枪拿出来再说。”叶修懒洋洋地答道,“先说好,你可别想在这斩除后患,这里可是我的地盘,想活命就不要乱动。”

  韩文清哼了哼,真的从背后掏出一把枪来,不过并没有交给叶修,反而上好膛来对准了他。“你刚才没搜我背后。”

  “你那点猫腻还想瞒过我?”叶修笑着从抽屉摸出枪来,“没人告诉过你吗老韩,你假话说的太不在行了。”

  “我可不像你。”他看着谎话连篇的战术大师,“老实交待。”

  “有哪个傻子会和老对头说实话?”叶修淡淡地说,“不过你大概也能猜到了,所以也没有瞒你的必要。”

  “靠这些班底可没法东山再起。”

  “你怎么知道不行?”他反问韩文清,“虽然达不到你那个水准,不过对付城外大多数人还是没有问题的。而且有我在,到底有什么不行?”

  韩文清对他的自信不置可否,转而提出了一个倍加关键的问题。“却邪不在你手上。”

  “陶轩想把它交给孙翔。”叶修并不觉得惊讶。他手上握的是最普通不过的手枪,和对面的烈焰红拳根本无法相比。只要韩文清想,叶秋,或是说叶修,现在就可以与死神打个照面。

  可他并没有开枪的打算。“银武是激发我们能力的根源。没有它,你我都不过是区区废人。”凭着贫民区的落后科技东山再起?简直一派胡言。”

  叶修看着他,没有回话。

  “你如果还有判断力的话,就把第十街交给霸图。”韩文清继续道,“嘉世的仇,我来帮你报。这十年的过节,全都可以一笔勾销。”

  他确实不在意那些过节。他和叶秋是劲敌,可演变成现在这般立场,也是背后力量使然。叶秋说的没错,他们都是“城”的傀儡。而如今的他已然走下棋盘,实在没有针锋相对的必要。不如说,看着宿敌如此不堪的落幕,反而让他感到一丝不满。

“可是老韩啊……”叶修摇了摇头,“我可不想这么一笔勾销。”

“你居然记仇?”韩文清挑挑眉毛。

“可不是吗。”对方站起身,“咱俩都对着干了十年了,你这会来个怀柔政策,还真是让人承受不住。”

“现在霸图和你利益趋同,你没有拒绝的理由。”他眉间的沟壑更深了一层,“你如果还想与我为敌,那么就得面对霸图和嘉世的双重夹击。”

“我当然知道。”叶修耸了耸肩,挪开了手上的枪。“好不容易死里逃生,我没必要再去寻死。”

“你想怎样?”韩文清不耐烦了。他以为十年的了解足够让他对叶秋知根知底,可眼下打的是什么如意算盘,他竟然一点儿也猜不出来。“没有却邪,没有赞助,光靠一群小鬼——”

“第一,我有赞助。第二,他们很有潜力。而第三——”叶修举起手枪,抵上了对面的眉间。“没有却邪也不会碍事。”

  说着他扳下了扳机,却没有出现应有的枪声。他也不着急,自言自语地配上了一个。“——嗙。”

  叶修裂开了嘴,扔开了手上的枪。那里面并没有子弹,韩文清瞪了瞪他,最后也放下了手里的烈焰红拳。火红的枪身灼烧着视野,仿佛要将一切燃烧殆尽。

“你好好考虑。”他收起武器,转身走了出门。“如果你偏要送死,我不会拦你。”

“别走呀老韩。”叶修叫住他,“我们可以合作的。你不是说过吗,我们现在利益趋同,没有拒绝的必要。”

“那就交出第十街,打消你那些荒唐的妄想。”韩文清低声怒吼,“霸图不会协助未来的敌人。”

“你会的。”叶修在他背后平静地说,“因为你搞不掂嘉世,你需要我。”

  他从鼻子里讽刺地哼哼,头也不回地下了楼。摇摇欲坠的铁皮楼梯被他跺的哐当直响,还伴随着来自阁楼的喊声,那个叫做叶修的男人在头顶叫他名字,他说老韩,咱们回头见。

 

Tbc 


27 Oct 2013
 
评论(6)
 
热度(45)
© 环状66号线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