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锤基】《Funeral》

☆《Thor 2:The Dark World》结局后设定,剧透慎入

☆不是BE

☆我对brotherhood真是异常的热忱……忙成这样还是挤了这么一篇


[0]

 

  Thor一直频繁地想起Loki,他那早逝的弟弟。事到如今他仍然觉得,Loki应该还是过去的样子,像他们去Jothuheim胡闹之前那么安静、乖巧与柔和。虽然这些词句用在Loki身上有点奇怪,毕竟对Asgard的其他人来说,这位Odinson更趋近于一个怪人。好吧——Thor承认他的格格不入。Loki油头粉面,巧舌如簧,完全不像他们严肃的父亲。至于母亲的魔力他倒是继承了一些,可惜那一切都耗费在了他热衷的恶作剧上。不过这也没什么,Thor从来没有在意过这些,直到那场有勇无谋的流放。

  他曾经彻彻底底地让人绝望。他指派杀手谋杀Thor,带着大军入侵纽约,最后被锁死在了Asgard的监狱底端。Thor从来没去看过他,原因并不复杂。他想他弟弟的灵魂已经死亡腐烂,留在那的是一具诡计多端的邪恶躯骸。再者,他也并不愿意在那看到Loki。他天真而又狡猾的兄弟,如今只是Asgard的一名囚徒,和那些叛军暴徒为伍。Thor不知道要怎么去想象这样的场景,更别提要目睹它,接受它。不,他不能,他宁愿相信Loki的心已然死去,躺在地牢里的是一个空有其表的谎言。他还记得那个隆重的传位盛礼,黑发的兄弟眨着他漂亮的眼睛说,“我一直爱你。”

  只是现在,那些好与不好的因素都成了过眼云烟。Loki死了,死在了他的怀里。他甚至没有留下尸体,也没有被安葬的资格。他不像那些在这场鏖战中献出生命的其他将士,可以随舟燃烧,化为星辰。他只是嘴唇发青的躺在Thor臂弯,与说了半截的遗言一同闭上了眼睛。

  那双闪着泪花的蓝眼睛——Thor不止一次地嘲笑过他,觉得那是小姑娘才有的表情。可他再也看不到它们了,在余下漫长的几千年里。

 

[1]

 

  “我在想给他找个墓地……我是说,在Asgard。”Thor试图让自己说的连贯一些,“你知道,在地球给他做个墓碑似乎不太合适……很不合适。”

  Jane从喉咙里咕哝了一声,而Darcy的反应则更为直接。“不合适?!别逗了,我觉得大多数人类都乐于知道地球成了Loki的葬身之地。”

  “真的?”“不,不——别听她胡扯。”Jane在Thor听懂那句话之前打断了他,“你去做吧。嗯,再怎么说,他也是你的兄弟。”

  “呃——是,对的……嗯。”大块头的男人不知是在犹豫些什么,“……但我不知道……我不知道这么做好不好。”

  “我想他会乐于回到故乡。”Jane斟词酌句地回答。“那可说不准。”Thor摇头,“毕竟他恨透了Asgard。”

  “恨?”Erik端来了一杯牛奶,自顾自地啃起了玉米片。“好吧,Thor,你知道他怎么介绍自己的吗?”

  “什么?”

  “Loki——Loki OF Asgard。”Erik抬起头,“见鬼,这玩意过期了。”

 

[2]

 

  “你母亲会高兴的。”Sif撇撇她高傲的眉毛,“不过我不觉得是个好主意。”

  “随你的便,Thor。”Hogun耸了耸肩,“但我可不会去给他扫墓。”

  “他没有作为勇士下葬的权利。”Volstagg粗声粗气地抗议,“除非你非要这么坚持。”

  “呃,他确实帮了我们很多忙。”Fandral喝干了杯子里的酒,“说实话,我也觉得有点愧疚。可是你这么做实在不太——不太恰当。你看,他可是个罪人。”

  “但他不是什么坏家伙……不该是个坏家伙。”Thor叹着气说,“我也有错。”

  “你没有!”Sif尖锐地反驳,“这么说来我们都有错,但这不能成为他罪行的借口。”

  “你不了解他,Sif。”

  “说得好像你了解他一样。”女战士板着脸说,“听着,Thor,他早就不是你认识的那个Loki了,他冷酷,残暴,自私并且虚伪——”

  “Sif。”Thor郑重其事地打断她,“你是我真挚的朋友,但我不能允许你这么说Loki。他为九界而死,他拯救了我们。”

  “我可不觉得他有那么高尚的意图。”

  “但也说不上自私。”Volstagg挑挑眉头,“大家都知道,他爱你的母亲。”

  “不要说的这么难听,我的朋友。那也是他的母亲。”Thor轻声答道,“我们的母亲。”

 

[3]

 

  “很难想象你还把他当做兄弟。”

  “哦,我知道他做了很多……很多不可原谅的事情。我为纽约的人们感到遗憾,但这不能改变事情的本质,Jane。他是我的兄弟。”

  “他一直都那样吗?还是后来才变坏的?”

  “他以前很好。”Thor翻了个身,漏出一声叹息。“我们一起长大,一起学习,一起玩耍……虽然他打架不太在行,但却是九界第一的魔法师。但父亲一直看重我,所以他……”

  “哦。”科学家低声咕哝道,“童年阴影理论。”

  “什么?”

  “弗洛伊德的理论——呃,他是一个心理学家,就是——研究人类内心活动的一种学者。”看Thor表示困惑,她只好手忙脚乱地解释起来。“按照他的理论,人的童年创伤会对他的潜意识产生延续一生的影响。”

  “有趣。”Thor自言自语。“那弗……弗什么的还说了什么?他有没有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,比如——”

  “比如?”

  卧室陷入了静默,就连秒针僵缓的移动也显得无比聒噪。Jane转过脸去看Thor,他的眼睛在黑暗之中闪闪发亮。

  “比如……比如Loki的一切。”他的声音低下来,“他为什么背叛我,为什么离开Asgard,为什么侵略地球,为什么——死在了那。”

  Jane抱住他的脑袋。片刻之后Thor说,“Sif说的没错。我一点也不了解Loki,一点也不。”

  “你了解他。”她安抚他强壮又脆弱的脊背。“你只是——只是太爱他了,Thor。”

 

[4]

 

  最后他为Loki建了两座墓碑,一座在Asgard,一座在地球。其实他葬哪都不合适,更别提连残留的尸骸都没有。所以那些墓碑下面都是空的,里面只埋了一些Loki的旧物。Thor为它们挑选了安静而又偏僻的位置,却又害怕他的兄弟感到孤独。

  “怕什么,没人会想来看他的。”Darcy的话依旧说的不长脑子,“会替他做这些的也只有你了。”

  哦,说的也是。没什么人爱他可怜的兄弟。Odin?不,他的父王不会原谅他,而他的母后已经跟着小舟抵达了远方。Loki没有朋友,也没有爱人。他的世界围绕着狭窄的王座运转,直到王座与它上面的人统统离他而去。Asgard厌弃他,地球痛恨他,至于Jothuheim——他一定不喜欢Jothuheim。

  亲爱的Loki,他的兄弟。这个九界第一的魔法师能为自己变出一切,却从未变出自己想要的东西。现在他死了,成为废墟,成为尘埃,被所有星球统统遗忘。Thor再也不用为他操心了,但他此刻只觉得空虚与迷惘。

  他不知Loki的墓碑上究竟要刻上哪个名字,最后还是为他镌上了Odinson的姓氏。即使Loki自己不想承认,但他是Odin的儿子,一个彻头彻尾的Asgard人。他是Thor的兄弟,是他灵魂的一部分。

 

[5]

 

  “嗨,Loki。你好吗?呃……这么说有点傻。你知道,地球人有一种奇妙的理论,他们认为人死了以后会去到一个叫天堂的地方。不过像你这样的人,Erik告诉我会下地狱。我不知道那是个什么样的位置,但希望你一切都好。我想那一定没有Asgard漂亮,是吗?没有地方比Asgard更美了。”

  “我想你或许会觉得这很可笑。你一定会嘲笑我的,但——但我必须得这么做。可能是出于负罪感,可能是出于遗憾,可能是出于……随便是出于什么。安葬自己的兄弟并不需要理由。你确实是个坏蛋,邪恶阴险并且狡诈……我知道的很清楚。你曾经试图杀害我,并为此欺骗了所有人。你带着大军侵略一个和平的星球,用力量逼迫他们臣服。你想要成为Asgard的王。”

  “可你或许是对的——我是说,Asgard的王不该是我,他适合一个善于统治的人。我只会打仗,Loki。有勇无谋,勇敢但是鲁莽。我没有父亲那么明智,也没有你那么聪明。当然、当然了,你做了很多错事,但如果开始决定的继承人不是我的话,这一切都不会发生。”

  “我为自己感到羞愧,Loki。”

  “曾经我把一切当做理所当然,胜利,王位,还有你,我的兄弟。可我错了,这太自大了。我忽略了大局,忽略了和平,也忽略了你的感受。抱歉,我的兄弟。”

  “我本来可以让一切有所不同。但现在,一切都结束了。Asgard的王座不是为我建造的,是为了我们,我们两个。假如你还在,我们或许还能共同走上王位,但——但你走了,这不再可能。Loki,我——我非你不可。你是我的兄弟,我的……我的灵魂。”

  “你确实是个坏蛋。大家都这么说。但我爱你,Loki。”

  “或许是九界里唯一爱你的人也说不定。”

 

[6]

 

  Thor从那座简陋的墓碑前转过身。他想不到还有什么可说的了,但他会经常来看他的。也许他可以跟Loki说说Jane,说说Erik,说说Darcy和Coulson,甚至是打败过他的那帮人。Thor不知道他会不会爱听这些,不过管他的,他还有很多年可以和Loki慢慢讨论。虽然那都得不到回话。但——但谁知道呢?他抬起头,看见了一个一晃而过的影子。

  他想他看见了他的弟弟。

  他没死?为什么他没死?为什么他会来这——他都在打什么算盘?Thor的脑子一片混沌。可——可这都无所谓了。他追上去,想要拦住Loki。心脏像是要从胸口爆炸开来,将躯壳炸成无尽碎片。可这都无所谓了,他想。

  那是我的兄弟。


24 Nov 2013
 
评论(1)
 
热度(13)
© 环状66号线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