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秋叶复欣荣》全文PDF

下载地址:http://vdisk.weibo.com/s/1fh58Hged1D/13871

  我不得不说这本写的太用力了,用力的有点矫情,而且也欠缺很多东西。但我只能这么写了,理智的描述与冷静的表达不适合这些文章,也不适合我自己。多说无益,祝我兴欣一路顺风,武运昌隆:P


 
 
15 Dec 2013

【韩叶】《维洛那晨星》Chapter 1

☆发个掖了好久的尸体

☆架空,私设,末世/黑帮/科幻

☆没啥人想看的话就坑啦


Chapter 1


(1)


  “我不知道您有没有听过这种说法,不过爱与恨其实不是相差那么大的事情。我是说,他们很相似,比如根源,影响,表现形式……”情报贩子用手转着自己的帽子,“这挺奇妙的。您怎么觉得?”

  韩文清没有等待他故弄玄虚的耐心,他撕下一张支票签好,随手甩给了李迅。“快说。”

  “不愧韩老板,真是一如既往的大方。”李迅扶着礼帽鞠了个躬,“不过我必须告诉您,这消息并不值得这张支票的价格。况且据...

27 Oct 2013

【双叶】《伊甸之半》

☆私设


《伊甸之半》


[1]


  叶秋再也爬不下去了,面前的山路长得无止无境,直直伸进了云层彼端。他气喘吁吁地停下脚步,环顾了一周,如释重负地找着了一张空椅。叶秋拨开被汗水沁湿的刘海,试图平复因山路而跌宕的呼吸,心脏像是冲撞在胸腔里的子弹,妄图脱离躯壳的拘禁。

  这一年的旧历除夕来的很晚。拜其所赐,忙完繁多的年终事务,居然还留了时间供他消耗年假。他不知道去哪为好,不得不翻出十五岁的日记,借以求助当年的自己。那时他想离家出走,想要环游全国,想坐着陈旧的绿皮火车,穿越南北,横贯东西。

不过那都是以前的事了。...

17 Oct 2013

【喻黄】《开诚布公》

☆给阿终《逾年历岁》的GUEST

☆结尾有点仓促,毕竟是篇G,字数不敢提太多了……我何时才能把爆字数的毛病改了啊

☆跪谢校对


(一)


  剑与诅咒在那个冬天同时退役。


(二)


  “好的,嗯……我打算分两批寄回去,随身带点别的东西。”喻文州坐在行李箱上打电话,“托运啊……也不是不行,看情况吧。我这边还没收拾完,等定好了再给你说。”

  “……啊?”话题陡然一转,听得他哭笑不得,“我刚回去你就安排饭局?”

  “这可不是普通的饭局啊!”话筒对面拖长了尾音,“你爸爸同事那个女儿,条件真的很好,我也看了照片,人长的清清爽爽……她还知道你...

24 Sep 2013

【双花】《春日列车》

☆给《花事》的GUEST


  这年冬天下了很大的雪。


  按照惯例,春天应当近在咫尺,但实际上它却遥远得了无踪迹,仿佛再也不会有放晴的一天到来。我回忆着曾经的春天,花与嫩芽崭新的味道,解冻的湖边铺下大片葱郁而细腻的青草。它们的容颜因时间磨却而模糊不清,仿佛统统来自久远的过去。我幻想这场大雪永远不会停,那么它将会把世界掩埋在雪白之中,一切都在冥冥的不可抗力下分崩离析,成为沉默延绵世纪的废墟。


  列车从严寒中出发,驶向另一个严寒的城市。四周是临近开车时特有的喧闹,人们寻找着座位,安放着行李,和前来送行的同伴告别。有个青年拨开走道里的人群,眯起眼睛确认了座位号码,然后坐在了我的对面。我抹开窗户上凝结的雾...

21 Aug 2013

【全职】《光》

☆个人本《秋叶复欣荣》预计收录


  [0]


  乔一帆想到了一个问题。


  它诞生在一个阴沉欲雨的午后,在拥促的天桥阶梯上崭露头角。那时他刚从超市回来,手里的袋子沉甸甸地勒着指节,如同压在电线杆顶的乌云。专属于夏季的闷热水汽烘在短袖旁,预示着一场骤雨的踪迹。这个天气他不可谓是不熟悉,B市的夏天也是如此,那里的雨水没有丝毫细腻的影子,只道是心血来潮,无规可循。


  呼气。吸气。潮湿的空气冲往鼻腔,洇出深重的水汽。似曾相识的感受令他停下步子,想起了一个蓄势已久的疑问。这个问题早就萦绕在了脑海里,如今终于遇到了合适的时机,从不安的土壤中探出枝蔓,攀上雾气泛滥的心底。暗雷在天边沉沉炸裂,耳边的质问则声声尖锐。...

21 Aug 2013

【伞修】《一个鬼故事》

☆给中元节应个景

☆私设+OOC


  [a]


  我是在一家网吧遇到他的。


  “你们生意也太好了吧。”我打量一圈座无虚席的场内,“还有位置吗?”


  “那不是吗?”网吧小妹抬手指指,“那边那个,角落里的。”


  “……咦,不是有人么?”我眯眯眼睛表示疑问。小妹探出身子看了一通,狐疑地瞟了瞟我。“……没人啊?你看哪去了,我是说那边,那个红衣服旁边的——”


  我顺着她的手指看过去,依旧一番人满为患。


  ……只有我一个人看的见?


  我悟出了个大概,点过头往角落走。那个位置上坐着一个白衬衫,靠墙睡的满脸迷糊。我试着戳了戳他的肩,果不其然是一片虚浮。


  这家伙不是人。


  也难怪前台小妹看不见他了。我自小就是通灵体...

21 Aug 2013

【青黑】《夜明灯》

☆也是去年的

☆我觉得我萌小篮球的时候一定把良心扔了。TRAP我都不敢放,太雷


  青峰把灯笼在水里停稳,随之直起了身。白纸糊的灯笼里浸出暖黄色的光,顺着水流磕磕绊绊,最终汇入了闪烁着荧光的大流。身边的中年人一眼望去,忍不住发出了拖长的赞叹。


  “真漂亮啊……虽然不是第一回看了,但还是会觉得震撼啊。”


  “啊啊。”他心不在焉地搭过腔,低头去拍手上的灰。


  “青峰君是第一次参加这里的祭典吧?”


  “啊?是……以前也有放河灯的经验。但这边的祭典是第一次。”青峰想这不是废话吗,不过还是顺着中年人的话接了下去。“因为是第一次来啊。”


  “也是呢。...

21 Aug 2013

【机械师】《Road For The Mechanic》

☆去年写的

☆机械师真的很基械师,为什么没人萌。


  他路过一排寂寥的墓碑,最后停在了那块替上了新名字的碑石前。Steve McKenna。Arthur不出声地念。崭新的镌刻跟在他父亲后面,还没有经过风雨的洗礼,锋利的像瓶刚开的伏特加。他站着,仿佛真的喝了一大口酒,从食管到胃都生生作疼。

  最后ArthurBishop选择了把墨镜推回鼻梁上,转过身去找他的车。下午的阳光明亮而干燥。这时他想起Harry,想起他曾经说过的话。他说你更像机器,而不是一个活人。

  他一点都没错。Bishop踩下了油门。


  情感没法...

21 Aug 2013

【瓶邪】《臆梦连锁》

☆我决定放黑历史了

☆高一还是高二写的,当年后续还没出,大家还在猜测最后小哥会不会变身异形……于是就写了这一篇。


《臆梦连锁》


  (壹)


  我早就是这是逃不掉的,该来的总是会来,无非是有急有缓,故而我并不觉得意外。然而理解与接受说到底还是两回事,这感觉好比是结结实实的挨了一棍子,虽说心里憋屈的要死,却还束手无措。


  胖子一出机场就嚷着要去喝酒。我随了他的意思,一盅下肚俩人都没吭声,各喝各的闷酒。又灌了一杯他算是忍不住了,小心翼翼地探过头来问我,“这是第几天?”


  瞧他那鬼鬼祟祟的样子我便觉得好笑,“有个把星期了,前几天还不敢肯定,但这些日子味道越来越...

21 Aug 2013
© 环状66号线 | Powered by LOFTER